造飞机的工厂





 at  2011-08-05 21:28:00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别说法语,连英语你都还需要提高。多读书,读好书。

- 巨细靡遗不如大局观,如果要做大事。

- Marketing is all about perception。

- 废话连篇的PPT有人读吗有人读吗?

- 我到底适合跟随性的人,还是一板一眼安排得当的人工作?

- 我到底喜欢快消,还是B2B?

---------------华丽分割线------------------------------------------

- 我读了以前的日志才发现早已遗忘了除了红烧肉的一切。说明我到底只是喜欢吃这道菜而已,而并不在乎出于谁之手。

- 我被一个纯洁的灵魂打动了。

- I've been expecting something. So I took the initiative.

 at  2011-08-01 04:16:00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还有一堆材料要准备要翻译,最烦的是资金证明。然后还要再跑一趟成都,意味着又要买机票订酒店。拿到签证还不算完,要赶快确认机票要买国际旅行险紧接着购物准备行李。法语学习懈怠了好几周,下了20多G的公开课视频还没看,买了一堆书也没读。

 at  2010-06-01 12:19:33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基于“实用主义是为了实现最多数人的最大利益”,以及“利益即是我们的幸福感和愉悦感,而愉悦的贵贱可以被区分被选择”,加上“一旦我们具备欣赏或享受的能力并且有过贵、贱不同的愉悦经历,我们会自然而然地选择更高尚的愉悦”,穆勒说:

It is better to be a human being dissatisfied than a pig satisfied. Better to be Socrates dissatisfied than a fool satisfied. And if the fool and the pig are of the different opinion, it is because they only know their side of the question.

即使做人会不快乐,但也比做只快乐的猪好;即使苏格拉底那么纠结总和自己较劲,但也比变成容易满足的蠢蛋要好。猪和蠢蛋不同意这个观点?那是因为他们永远无法理解人和苏格拉底的世界。

 at  2010-05-23 01:04:20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经过这些日子的学习与探索,愈发觉得自己不如人,愈发觉得时间不够用,也愈发想知道当我在睡觉的时候这个世界又发生了什么。

· 我一直揣摩着做个时间管理表格以敦促自己,可是不知道他妈的为什么一直没做。

· 法语班上有同学常常懒惰逃课还要信誓旦旦一定申一个公立大学开始新生活;也有同学以前不好好学英文现在连冠词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有同学以为England就是英国。好吧我承认我是一个喜欢吹毛求疵发现问题的人,我也要做一个喜欢解决问题的人。

· 比起房价,城市污染更我绝望。吸进那么多汽车尾气我还要吸烟图什么。

· 我后悔拒掉了荷兰的学校,因为看来瑞典的SSE没戏了。要是签证出问题就变笑话了。别啊,千万别你要什么我都烧给你。

· 跟刘大师交谈是一个净心的过程。

 at  2010-04-08 23:27:35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不要把每句话都当承诺,很多时候自己也只是随便那么一说,其实都是在忽悠。

 at  2010-02-13 01:11:14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感悟太多,难免会忘了经历。

快乐、幸福或成功与物质的微妙关系不是因果就能说得清楚。

我笃信付出总会有回报,只是她的付出也许已经付出,她的回报也正在得到。

啊,祝你们我们都幸福。

 at  2010-02-08 13:45:41 | Edit | Comments(1) | Trackback(0)


 at  2009-11-21 15:37:08 | Edit | Comments(1) | Trackback(0)


拥抱  台湾同志音乐创作2

如果你觉得五月天的近年来很非主流且阿信的声音越听越稚气,或者你是homo,那就会喜欢这张专辑。

以前没有听过爱情的模样这首歌,今晚shuffle电脑里的歌曲才发现它很好听,比五月天版本的好。和最后那首德彪西微笑奏鸣曲一样,这首歌我听来也很悲伤。

 at  2009-10-21 00:15:45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毕业时斐斐还建议我再去考一次雅思,既然那么想去荷兰。当时我马上否决,心想澳洲也不错,也总会有那么个学校录取我吧。只想去抓取最容易获得的机会,以为那就是救命稻草,可惜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尤其对于我这种极其容易被欲望驱使的人啊,不朝着自己所甘愿的方向走,心里终究是难以平静的。

那么就此一搏,可风险依存,不知道结果是否令人满意,退路也尚未明了,但尽力去造化,去修缮,相信会好的。

刚回到家,同院一个背书包的高中生和我同时下车。他走在我前面,不时抬头注视夜空,我揣摩难道他是观察星象月相,抬头一探,才发现今晚满天繁星。

我周期性成瘾性地一遍遍听Sinead O'connor版的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这充满感染力的弦乐,纯净的嗓音,美死人的同时,还把我深深move了。可能因为高一军训时校园广播里一直在放这首歌,我的感触比较夸张。

 at  2009-10-18 23:01:48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共6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最后一页